1. 地產資訊

紐約華裔耆老 何處安享晚年

2018-01-29

來源:星島日報

法拉盛一處老年公寓。

「那時我還住在華埠,在報紙上看到法拉盛有家老人公寓申請開放,很快就申請成功,一住就快21年了。」即將過91歲生日的香港移民李老太居住在法拉盛自助老人公寓的一間統倉屋內,成為同期入住時居住最久的耆老之一。李老太稱,20多年前很多人不願意搬到法拉盛的老人屋,而如今已是一屋難求。
李老太坐在桌子前的輪椅上,桌上擺放著這個月的租金單和一些信件。雖是一間統倉
屋,但可以容納下兩張單人床、一張桌子和少許家具,除此之外仍有可以活動的空間,廚房和衛生間的設備也應有盡有。雖是嚴寒冬日,屋內卻很溫暖。李老太回憶稱,20年前的法拉盛不似如今這般車水馬龍,她剛搬到老人屋時,附近的環境並不好,交通不便利,中國超市很少,旁邊還有一家殯儀館,很多華人不願意住進來。但她為了與兒子一家住的近,便用不到1個月的時間申請下來這間老人屋。

設施全服務好租金便宜
照顧李老太每日起居的護工劉姐(Jessie Liu)說,現在這棟老人公寓非常搶手,目前居住在法拉盛自助老人公寓的亞裔佔50%至60%,老人屋不僅設施全、服務好,關鍵是租金便宜。
李老太目前的月租是200元,每一年的租金都會漲一點,但幅度都在五六元左右。老人屋的租金依每個耆老的收入情況而定,相同大小的屋子收取的租金也或不同,管理者每半年須檢查耆老的收入、社保金等。「我住進來時,孫子才4歲,現在我都有重孫子啦。」李老太笑的合不攏嘴,她笑稱,這間小小的老人屋算是見證了她的四世同堂。李老太表示,雖然她獨自一人住在公寓裡,但並不覺得寂寞。每逢有樓內耆老過生日時,公寓的工作人員會在走廊上用中文、韓語、英語和西語貼出告示,並於耆老生日當天在地下室舉行生日派對。
李老太似乎想到了什麼,慢慢收住了笑容。「現在很多老人收入很低,也不跟兒女一起
住,很多老人都找不到地方住。」李老太稱,她非常幸運,可以在這樣的屋裡生活幾十年,但如今很多耆老幾十年都申請不到一間廉價的出租屋。
「那些已經有地方住的老人家已經算好了,有些低收入的老人為了等老人屋等了二三十年,到了90歲才有機會搬進去。」華人策劃協會人瑞中心主任伍寶玲指出,老人屋數量少,屬於一屋難求,有的耆老甚至等到去世。
伍寶玲稱,一般老人屋多為統倉、一臥室和兩臥室的住房,一經開放申請,全部住房都會住滿人,直到有人願意搬出來才會有空房開放申請。房租根據住房大小、耆老的收入等原因而定。以華策會負責管理的康寧老人公寓為例,最便宜的一個月租金只需交100多元,且配套設施完善,所以一般不會有耆老願意搬出來。老人屋開放一間住宅,就會有5000至1萬人申請。伍寶玲指出,可以申請老人屋的耆老須滿62歲,且是低收入,此外,公寓委員會還要考慮耆老的健康狀況,現居住宅、資產和股票收益的情況等,耆老需要進行面試、抽籤,最終僅有一人會成為成千上萬申請者中的幸運兒。「有的老人從80年代老人屋剛建成時就開始申請,可能等了很久,人都去世了都沒有申請上老人屋。相比他們,那些有房子住的老人已經算幸福了。」
在華埠和法拉盛,老人屋中有很多都是華人居住,如在康寧老人公寓中的耆老有98%為華人。伍寶玲表示,因為華人喜歡居住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比如華埠或法拉盛,這樣的選擇就更少了。

民代鼓勵開發商建平價屋
隨著紐約華人社區的大力開發,閒置空地愈發稀少,華裔耆老比例與日俱增,老人屋、平價屋供不應需。為了解決耆老住房問題,當地民代紛紛出招,有的使出解數呼籲增建老人屋,有的鼓勵地產開發商在蓋高層公寓樓時須為社區帶入一定比例的平價單位。
在市議員陳倩雯的推動下,紐約市房屋保護與發展局(HPD)於12月宣布,將把伊莉莎白街花園改建成擁有121套房間的老人公寓,但該舉遭到了部分當地居民、民代和社區委員會的反對。抗議者認為,在該地改建老人屋是以犧牲公共空間為代價,而當地居民、孩童非常需要公共空間。抗議者建議,可將老人屋改建在哈德遜街338號。陳倩雯辦公室表示,很多華裔耆老居住在華埠,距離哈德遜街338號非常遠,改建在此地不方便耆老的日常生活,推動伊莉莎白花園改建老年公寓正是為了解決日益嚴重的老人住房問題。
如華埠一樣,法拉盛也很難尋到大型空地用於開發老人屋。「光靠政府是不夠的,也要和開發商合作,鼓勵開發商建老人屋。」代表法拉盛的市議員顧雅明稱,以預計2019年完工的「法拉盛一號」(One Flushing)平價屋綜合項目為例,市府出售法拉盛的第三市立停車場,最終得標的亞洲人平等會等機構作為開發商,將在此建232套平價屋,其中有66套為平價老人屋。
為使土地規劃變更(rezoning)更易在社區委員會中通過,一些開發商會在項目中增加平價屋的比例。位於法拉盛35大道135-01號地塊的開發商計劃將公寓項目中的30%作為平價屋單位,其升級土地規劃變更的申請得到了當地社區委員會的通過。
顧雅明表示,市議會於2016年通過了「強制包容性區劃」(Mandatory Inclusionary Zoning)法案,包括新開發區須有25%至30%的單位作為可負擔住房等規定,而西法拉盛就屬於新法實施的區域之一。以此方式鼓勵開發商將平價屋帶入社區來作為他們建大型項目的條件,將會在一定程度上解決耆老住房的問題。
顧雅明也提醒華人子女,多關注自己父母的住房問題,積極幫助他們尋找房源,幫他們翻譯並申請老人屋或平價屋,希望通過全社會的努力讓每個耆老都能安度晚年。

華裔耆老租房具隱性歧視
因年齡、收入、語言障礙、移民身分等問題,一些雖已有房可住的華裔耆老在居住過程中仍比其他人群面臨著更多問題,也遭受著種種隱形歧視。雖然紐約市的「租金穩定住房」政策和「耆老免加租」政策旨在為耆老提供租房保障,但不少耆老在尋求法律援助時仍表示,一些房東因不願租房給耆老而故意不修理住房設施,給耆老生活增加困難,耆老因語言溝通不暢也投訴無門。不少華裔移民申請入住了租金穩定住房,然而,租金穩定不意味著生活穩定。居住在法拉盛一處穩租房的傅女士表示,她和年過六旬的母親住在穩租房裏共同生活,然而自從2015年底入住後就發現住房問題。她指出,衛生間的地板年久失修,多次要求房東修理,但房東以其居住不當為由不予理睬,母親本就年紀已大,房屋破損使其生活更加不便。傅女士和母親只得撥打311投訴,政府部門檢查後勒令房東給予修理。
「有些房東看耆老年紀太大了,就想方設法讓他們自己搬出去,這些都是屬於歧視。」代表法拉盛等地的市議員顧雅明指出,耆老在租房時遭遇的隱性歧視不僅如此,有些甚至連房子都租不到。他表示,不少耆老向其辦公室表示,在租房過程中本已與房東聯繫好看房,但在與房東見面時卻被告知房子已經不租了。「房東不願意租給老人家,是怕他們年紀太大,萬一在自己的住宅裡出事不吉利,還有的擔心耆老沒有穩定的收入來支付房租。」
(本文獲得New America Media、the Geront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與the Retirement Research Foundation的新聞項目支持。)

(記者李志宏紐約報道)